第一景观网(www.ela.cn)是第一景观传媒主办的针对于中国景观设计界推出的高端门户网站。创建于2003年9月9日,原名艺之景网,是中国最早创建以景观设计产业为核心的景观媒体。
当前位置: 首页 > 正文

朱胜萱的乡建理想与实践——CSA大会与福建农林大学演讲发言
2014-12-18 16:58:27   来源:第一景观网


我叫朱胜萱,来自上海,是一名景观设计师,是一个NGO的发起人。首先容我介绍一下我自己:在2005年的时候,我应该是全中国最顶级的设计师(笑),我做了那年国际中标竞赛上海最重要的项目——2010上海世博公园。具体来说应该是三个公园和整个黄浦江沿线约七公里的岸线以及参与了整个园区的景观实施总控。

▲ 后滩旧貌

2005年当我进入白莲泾时候是这个场景,设计师的力量就是要去改变它,这是当时时代的需要。大概三年的时间吧,这100多公顷的土地是从我们刚才看到的工业厂房遗址变成了现在的城市绿地。

▲ 世博公园

在2010年世博会结束了以后,公众对我们团队的关注就是“天空菜园”,就是都市农业这个行业。我们从2011年开始到2014年,一直在坚持做这个事情。我们在上海一共实施了约十多个屋顶,大小规模皆有。

▲ 办公楼上的天空菜园

▲ 工厂屋顶上的天空菜园

▲ 学校屋顶上的天空菜园

大家看到的都市农业只是我们在城市里做的一个部分,除了这些及伴城伴乡所做的城乡互动事业外,我今天想给大家介绍的其实是另一个领域,我将通过我们做的两个案例来向大家展示:一个是新田园主义梦想,一个是活化乡村力行。非常巧合的是这两个项目地点都是在离上海不远的地方,一个是在浙江湖州,一个是在无锡阳山。地域再细化一下,两个项目一个在莫干山,一个在阳山,似乎都是在山里的乡村。

▲ 莫干山远景

我先简单介绍一下,这个是在湖州德清莫干山的一个乡村休闲实践,可能很多人知道莫干山是因为那里有个高大上的裸心谷——一个外国人做的高端度假酒店。其实莫干山区域有大约100多家左右的小型民宿。而我是2011年机缘参与到了莫干山镇的旅游规划。

▲ 13间房的小民宿

这个项目最受大家关注的可能是一家13间房的小民宿,从建造,策划,实施,运营到推广都是我们自己来做的。其实环绕着整个莫干山它有非常多的资源,但莫干山因为是湖州的水源保护地,它所有有污染的工业、养殖业等都被停止了,这也使得整个乡处于一个几乎没有经济来源和收入的状态,尽管江浙的农村大多是比较富裕的。

这是在大山环抱下的一块60多亩的农地,是我租下来的。在我租之前,原来农地的整片苗圃被运出后,土地是变得相当贫瘠的。当时的我不是特别了解农业知识,但是当我看到那片土地的时候就连我都知道那片土地是很难再长出农作物了,土地简直就像被炸弹炸过似的,到处是巨大的深坑。大家都觉得江浙的农村非常富饶,这片农地却是贫瘠的,它没有办法种植,整个水系和农业状况是崩溃的。

▲ 清境农园旧貌

▲ 清境农园现状

这是我们通过三年的时间逐步做的土地改良,一直到2014年也就是今年夏天,我们才有了第一批的收获。

▲ 小朋友在清境农园采摘玉米

这里有我们种植的秋葵,紫苏和玉米,当然也有了部分的乡村旅游和采摘活动的开始,但是收入并不可观。我们在2014年一年左右的时间,所有农业投入大概20万左右,但收入可能不到5万块钱。

▲ 曾经是小学堂,如今成为“适合那里的房子”的清境原舍

这里是一个联动的地方,它除了有个60亩的农地,它边上有个曾经是小学后来变成养鸡场,不停转换的一个资产。这样一个产物,它周围环境非常漂亮,可惜这个地方已经荒废了约5年的时间。当时我初见它的时候并没有想好是否决定去做民宿运营,只是觉得那个地方太可惜了。所以我就租了下来,然后开始设计和建造,想作为一个设计师的活动场地或者是居住和度假的地方。我们建设了挺长时间,大家知道做那些5、6个亿的工程快的话也就十几个月的时间,但这5幢小房子我们做了2年。从设计到建造到整个室内,我们都花了很多心思去做。大家看到这是一个很普通的房子,当时很多设计师问我:到底我们要造一个什么样的房子?我说造个属于那里的房子。听着很简单,但很难实现它,因为工艺和建造都是现代的了。若我们想要造出适合那里的房子,就铺地的工艺来说,在整个村子里只有两个人会做了,它不是用如今普遍的水泥砂浆去做,要用原来的工艺。正如前面那位女士分享的,现在已经不只是手工艺在消失,连建造房子铺地的工艺都快消失了。

▲ 清境原舍

这是建成后的照片,虽然也用了许多现代元素,素混凝土、中空玻璃等,但设计师造了一个我认为是属于那个地方的房子。室内没有用任何涂料、油漆,人工合成的材料,全是原生回收使用的木板。地板,家具,包括里面的器物都是用循环材料。夜晚在那里可以拍到萤火虫,可以拍到星空,所有的餐厅和住宿现在都已经对外开放。

▲ 清境原舍夜景

通过两年的时间,这家不起眼的小民宿,这家只有十三间房的小民宿已经被选为今年全国最佳民宿,也拿到了最时尚的各种奖项。

▲ 清境原舍远景

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乡村改造的案例,大家看到的是其中一个部分包括一个60亩农地和废弃的小学校。其实我们的莫干山计划中最重要的一个部分是在莫干山镇里面的庾村文化市集。

莫干山上有一两百家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民宿,但整个镇区还是比较萧条的,几乎没有什么生意。当地老百姓没有得到任何提升,包括文化提升和消费提升。

▲ 庾村文化市集旧貌

这是我当时路过的地方,每一次去我都觉得它很漂亮,我觉得它有一种很神秘的力量,但不知道是什么。我租下这个地方后发现里面有一个墓,黄郛的墓在里面。大家可能不太了解黄郛,他是民国时期上海市第一任市长,也是民国第一任外交部部长。在30-50年代,他和他的太太退隐莫干山后做了乡村改造尝试。他们办了妇女促进会,办了蚕种场,办了第一批奶牛场养奶牛,办学堂(莫干小学)。可惜很多部分都已经被时光抹杀掉了,我们甚至看不到任何有关他的记载和书籍。他的墓就葬在后山。这就是我们当时拿到这个废弃的蚕种场的全貌。这其实是一个很偶然的事件,我们在莫干山当地开发还没起来的时候做了第一届的“搭棚记”,就是邀请新锐设计师和一群对乡村热爱的人进入这里做了一个用莫干的竹搭起的棚。

▲ 庾村文化市集搭棚过程

▲ 庾村文化市集内竹棚

在莫干山一带有很多骑行者,所以我做了一个自行车主题餐厅。我想我们也许会有许多的乡愁,但是我想用一种很欢乐很小清新的方式介入到乡村建设。所有去了我们莫干山自行车主题餐厅的客人都觉很清新很舒适,也觉得那个地方是美的,有中餐也有西餐,这应该是乡村最有特质的主题餐厅了。今年很偶然的机会,全球最顶级的自行车品牌选择在这里做了品牌发布会,非常盛大,有数百个媒体来到这里。文化市集里不光有餐厅,还有设计师的青年旅店。山上民宿大多都非常贵,这里也就是2、3百元,房间也是当时的蚕种场房改建的。

▲ 庾村文化市集内自行车主题餐厅

▲ 设计师青年旅店——茧舍

现在大家都非常关注文化和情怀,都希望让更多的人看书,有知识。所以在这里我们创办了一家公益书店——萱草书屋。从城市里发起的二手书籍的漂流和收集后,书籍被运往萱草书屋。这是一家很简单的书店,但它和乡村及生活都非常有关联。很多人都非常喜欢这个小书屋,会在这里短暂停留。这是一间属于乡村的书屋,很多时候在城市里消失掉的东西我希望在乡村里能被留住。这是城市的游客与乡村发生的一种互动,我们不希望它是一个固化的形式存在,而是希望它能与城市发生更多的关联,城市可以更关注它。

▲ 庾村文化市集内萱草书屋  

▲ 城市人将二手书籍捐赠给萱草书屋

很多农民其实都不太理解他们的房子,他们也喜欢美,但是没有人会和他们进行美学的交流。所以把这个房子复苏出来,让乡村原有的工艺和原始材料散发出本来的美才是我们要做的事情。在这些房子的改造过程中,整个莫干山镇都发生了变化。农民觉得房子有价值了,他们会自发地朝着这个方式来做。我觉得乡村不应该只是我们看到的或是直观想象的那种样子,他应该是时尚快乐的。我们引入了一个蓝带的烤面包师傅,让人们能在乡村里面吃上最好的窑烧甜点。庾村文化市集里面会有很多活动,我们举办了百年庾村的影像展、音乐节、市集、和各种各样的活动,几乎每个月都有活动。

▲ 在庾村文化市集内举办的活动

▲ 庾村文化市集内的窯烧手感面包坊

这是一个非常细致细微的工作,从开发建设期开始,设计只是其中一个非常小的物质空间建设。而从产品到联动到室内到视觉艺术、文创、市场调研、经营模块、规划等一直到运营管理期的各种活动组织,沙龙策展,服务,媒体出版物等等,都有一个庞大的逻辑蕴含在里面。

在乡村里做任何一件事情其实都比城市里要难,因为它的资源是缺乏的,它的组织结构是不齐全的。我们以一个最齐全的组织构架去干预一个乡村的建设,我们介入的姿态则是用商业的模式及力量来重塑乡村。

如果说乡村休闲在莫干山是一个文化活化乡村力行的话,那田园东方可以算是一个升级。

因为莫干山是从设计、建造、到开发运营都是我们团队实施运作的,但毕竟资金和场地是有限的。我每年要做二三十个大型区域规划和乡村建设项目,城镇化和城乡统筹的浪潮也许在十年内把我们剩下那一点点有感觉的东西都扫光了。

在过程当中最大的推动力就是土地财政和商业开发的力量,它们起到了巨大作用。我们加入上市公司做了这些事情,其实就是想用自己的力量去改变一些商业机构的基因。田园东方就是我们实践的一个新项目,它是国内首个田园综合体,我们叫新田园主义的力行。这个项目实施负责人是我们产业集团的总裁是原来万达集团副总裁,这样一群有商业组织能力的人,带着情怀和理想开始进入了乡村。

▲ 田园东方

这个项目地点是在无锡阳山,这是一片桃花烂漫的地方,阳山水蜜桃是整个华东最好的桃子。当我们拿到这块地的时候,开发这块地的时候,我发现边上有个非常好的村落,但却被告知那片村落要被拆掉,因为商业建设用地指标已经被拿出来了。这个村落叫做“拾房村”,名字非常好听,就在商业用地边上。最后我们通过各种努力,十间老房被保留了下来。其实这十间房没有太鲜明的特点,也没有太多保留的价值,所以很可惜最终有几间房子还是被拆掉了。但我不想放弃,尽力把所有的原始材料都留了下来,用了同样的设计手法去改造修复它。

▲ 拾房村旧貌

▲ 拾房文化市集

▲ 拾房文化市集内华德福学校

这个田园东方的项目,这是华德福幼儿园,我们引入了第一个华德福幼儿园在田园里。

特别有意思的是,我们用蔬菜和农作物的景观保留了原生态的风貌并做到了可以观光文旅的需求。在这里面既保留了农地又有了时尚的餐厅。拾房文化市集里可以举办各种各样的活动,里面有书院,铺子,咖啡厅,还有用老房子改造的民宿。这个项目吸引了很多社会的关注,我认为这不是坏事,让大家知道了一个偏僻的地方原来可以变成这样!这里的书院还驻守着最老的扬州版画和版画家。

▲ 拾房文化市集内拾房书院

▲ 拾房文化市集中央种植区(蔬菜)

▲ 拾房文化市集内餐厅

▲ 拾房文化市集内的食材花园  

▲ 拾房文化市集内绿乐园

在这个拾房文化市集内,我们做了一个手造的乐园,全部采用了建材的废弃物,设计师也全部加入到搭建的队伍中。现在里面有动物、有树屋,还有很多DIY活动,孩子们去了就玩疯了。

▲ 小朋友们在绿乐园玩的不亦乐乎

▲ 小朋友们在绿乐园里与小动物亲密互动

这两个项目似乎跟大家的乡建情怀都不太一样,我用了一个商业的姿态介入,希望用商业的干预让整个乡村起到新的变化。它的变化不是把所有文明都摘除,而是竭力把在地文化保留了下来,并做了更高的提升。我们除了解决简单的农民就业问题以外,我们要让农民过着在地的生活,得到更大的收益,过着和城里人同样幸福舒适的生活。

我是来自乡村的人,虽然现在在上海成了一个“高大上”的设计师,但对城乡的顾念是我们做“城乡互动发展促进中心”这个NGO组织的一个初始,我觉得我离不开城,我也忘不了乡,所以我们做了“伴城伴乡”。在成立伴城伴乡城乡互动发展促进中心以来,我们做了三件事情:第一件就是新型城乡空间关系理论研究。我每年会做出版物和书籍的翻译,大家刚看到的一个是都市农业,一个是乡村休闲。第二个是都市农业实践。在实践的过程当中我们会找到一个商业模式,让农业和城市不再隔离。如今的农业活动和生产是和城市完全割离的,我们希望为都市农业实践找到一个新的商业模式,让农业进入到城市而不是简简单单地停留在消费层面。我们现在正致力于第三个部分——乡村复兴建设实践,大家刚看到的两个案例,除了从设计建造到策划,两个项目都是我自己运营的。我们现在做的第三个案例叫“桦墅双行”,这是真正建立了城市和乡村的双行线,这个项目已经开始了,希望能在下一次大会上与大家分享。

▲CSA大会火热现场 

上一篇:祝贺迈柏中标宁波姚江新区启动区滨水景观项目
下一篇:最后一页

延伸阅读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