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起

新茁学校Sowams家校委员会招募志愿者。主席凯知道我是个景观师后问:学校有个园子一直荒废,可否帮忙看看?
园子在回廊中间。因只有一个出入口不合消防规范被禁止使用,否则真是个孩子们课间玩耍的好地方。园子长宽35’x50’(约160平方米),一侧是行政办公室,一侧是一年级和三年级教室,一侧是艺术教室,一侧是回廊。园子的地气好,荒草疯涨,公立学校没钱除草,夏天连教室窗户都被盖住。家长们来来往往看着抱怨,学校这么核心的地方弄的像个杂物院儿。

640.webp.jpg


我回家飞快的画了草图。太简单了。边画边犯嘀咕,事情应该不会这么简单。上海张唐办公室张玫芳花半天时间建了模型发给我。凯很相信我。我们计划着一边找校长问材料费,一边向RISD借几个学生,自己把它修出来。
系主任艾米莉问:可不可以计划成一门课程,而不仅仅是参与修建?
我不介意。
写信给校长,可否RISD景观系学生参与?
校长回,欢迎!怎么参与?我们没有钱。

我回,通过教学参与。我们还可以帮忙修建。
校长回,要和家校委员会商量。园子的门小进不了任何机械;施工不能在上学期间;另外你们学生有人身保险吗?施工受伤怎么办?
......
美国人不用微信。他们也不会用Instagram 之类的和相干不相干的人时时保持联系。对邮件一般节假日不回、周末不回、下班不回。十几封邮件下来用了几个月时间,终于两边商量妥当:2019年冬季系里有个5周的设计课。我,张东,乔安娜一起合带五个学生:孙心怡,孔墨,马予哲,章开心,陶睿。一个月之内做设计,给学校及家委会汇报,然后计划如何修建。

设计
RISD景观系中国学生很多。乔安娜说这5个是他们级最厉害的几个。乔安娜宾大毕业,在Field Operation干过十年,她是老美中那部分聪明且勤奋的人,我们互相欣赏。上课前约定,虽然是7个中国人1个美国人的课,大家还是要讲英语。我们计划了时间表:去学校测绘、约谈学校教师职工;初步概念汇报;最终两个方案、施工大样、价格向学校汇报并请家长投票。

640.webp (1).jpg


汇报时间必须按照家委会开会时间。
冬天的晚上让家长们出来开会是很难的,校长说。
只好继续调整计划。
第一次访谈教职工吓人一跳。一进门,大家齐刷刷看过来——几乎全校的老师都来了,围坐成几个组团。我们毫无准备是这样正式的谈话。后来知道乔安娜也不喜欢公共演讲,“我从来没有觉得舒服过,虽然教书我可以做,但是一直不喜欢。”她后来告诉我。我也一样。况且我还是用第二语言讲。况且当时川普还在媒体上使劲闹腾。来不及多想只好硬着头皮上。问老师们有什么需求,特别是一年级、三年级、艺术课的老师;问Sowams校名有什么含义,可否和设计相关;讲我们的计划,是否和教学有冲突。予哲和心怡做录音和笔录,孔墨,开心,陶睿在室外做测量。

640.webp (2).jpg


Sowams 起源于印第安部落Wampanoag,意为黎明的人(people of the dawn)。历史或文化的源头往往是我们做设计的出发点。但是乔安娜不这么认为。她反复警告我们当地印第安部落有很多不同,稍有不慎会引发争议。或许老美历史短,没有那么在意历史文化与设计的联系,或许是太在意反而更加小心翼翼。


第一次概念汇报是给家校委员会。
大概全世界的家委会组织都是妈妈组织。里面唯一一位爸爸立刻显出不同:
那是什么材料?他指着一张意向图片。时间久了会生锈的。我们没有钱和人做维护。
妈妈们微笑表示附和。
镀锌管肯定不行。他继续展示专业知识。那个东西看起来更像杂物堆。
老美擅长自己动手,从青少年到老人家、从平民到富翁,你都可以跟他扯扯材料和施工。
幸好这个爸爸在后来的汇报中没再出现。

课程进行顺利。有争议也主要发生在我和张东——我们一贯如此,只要合作就争吵不休。乔安娜在中间裁断和调停。我们把studio带的像在办公室上班。学生们工作努力,切模型、画图技术娴熟。他们之间配合天衣无缝、高效默契。最后的两个方案,一个关于光,一个是水;用彩色亚克力板做竖起来的日晷,可以让最大是三年级身高的小孩子们扒在窗台学习时间、看到光影变化(三年级正要学习时钟);一个立体的迷宫可以接到雨水,吸引小鸟,让天上的云来到园子中(一年级开始念书,很多都是关于鸟的故事。

第一次汇报是开心和孔墨,第二次安排予哲、心怡、陶睿。大家都有机会锻炼英语的公共演讲。汇报顺利。设计的成熟度完全超出学校的预期。汇报结束,家委会财务主管当场公布,决定拨款两千美元作为支持!
640.webp (3).jpg
640.webp (4).jpg
640.webp (5).jpg


预算是一万美金。


家长投票结果怎样?我写信给校长。下一步怎么计划?
没有回信。
你倾向于哪个方案?我又写信。可否请家长捐款筹集其余资金?
美国的街上、餐馆里经常有各种捐款的贴士,这种事情应该很普及。
还是没回音。
你说校长什么意思?我问丹尼斯。
丹尼斯是RISD景观系毕业生。我们商量着请他爸爸的公司,当地很有信誉的一个景观施工队做专业咨询。
可能有些政治因素?丹尼斯说。你知道做为校长,不做这件事没什么问题,但是做可能会带来问题。


我直接约了校长见面,因为实在等不及。在中国做项目总是嫌甲方太着急,现在是太着急甲方不着急。
你不是太喜欢这些方案?我开门见山。
不不。我非常喜欢。校长说。特别是光的日冕。
那么我们可以想办法实施?我弃而不舍。
五年吧。校长说。
大约看到我失望,校长又赶紧补充:
最快三年?你看每年家委会拨款2,000,我们刚好五年做完。
是不是可以请家长捐款?我问。
丹尼斯算过账,这个学校从PreK到三年级,每一级四个班,一个班25人,大概400名学生家长每人捐20块就够了。
很难。每年向家长募捐的时间已经过了。校长说。况且捐款的名目一般是固定的。
我心中暗暗不平。为什么大家愿意捐款搞节事活动不愿意修个园子?
大家愿意花钱在有用的东西上。校长又解释。捐款很难是为了美的事情(not for beauty)。
仔细想想挺有道理。景观这个行业很多时候的确可有可无。美国地广人稀,真正的自然唾手可得。美国的公园绿地也常常简单朴实,说是没钱,其实是他们不觉得值得花钱。


再找到凯,继续商量资金的事。她详细问了哪些部分需要多少钱。
其实有家长经营采石场。她说。捐点碎石应该没问题。
还有家长有苗圃,可以捐几棵树。她把项目分类。
我们最后商量请丹尼斯爸爸做些基础施工,比如清场,铺基础。事实证明这个选择非常正确。图纸上最简单的“清场”花了四天,包括专业工人、RISD的张华晨、朋友汤姆及他办公室的玛莎、丹尼斯、张唐办公室的陈逸帆。校园里移栽的六颗灌木的坑,是我和新茁放学后用了两个下午挖的。
640.webp (6).jpg

扯皮
根据学校的日历,施工只能在学校集中放假期间。四月中旬一周的春假非常合适。我约了查尔斯,丹尼斯的爸爸见面,看过园子的施工条件,请他报价。
刚开始查尔斯不太相信我。想想也是,一个外国女人,操着带口音的英语让他一个在本地有四十多年工作经验的人干这干那,凭什么呢?
这几颗灌木你都要移出去?他仔细查看灌木的根。
是的。全部。我很肯定。校长恨不得这里一毛不拔,不用除草修剪维护。
这颗这颗这颗......可以。但是这两颗,查尔斯拨开灌木丛给我看,他们的根茎已经木化,没有机械很难移植。
呃.....我犹豫,留这颗,干掉这颗?边角的那颗不影响设计,中间这颗不行。
那我需要一点点锯掉然后弄出去。他为难的说。
我需要连续施工作业。他又说。方便组织卡车、人员和材料。
碎石你要多大?他问。
3/4”。我肯定的说。和学生们逛过J&J景观材料店,当时特意看了碎石的尺寸。
本地石子(native)还是蓝石子(blue stone)?他接着问。
蓝石子。我一直喜欢新英格兰地区blue stone的纹理。
等等!我突然觉得不妥。两个的区别是什么?
本地石子是几个花色混起来的。蓝石子基本都是灰的。查尔斯解释。
那么还是用本地。
好险!我暗想。差点儿想当然了。
......

640.webp (7).jpg


他的报价合理但是不低。我把能自己做的减去,最后剩下6,700美金。查尔斯需要至少三分之一的预付款。


当时是二月。我把报价发给凯。同时催问什么时候号召捐款?
我们目前只有2,000。凯回复。我目前说服家委会下学期开始(九月份)再拿2,000出来。
如果家长捐石头和树,查尔斯只要4,000就可以。我回复。什么时候号召捐款?
......
捐款的事迟迟没有进行。
我继续写信给凯。向她解释为什么施工队需要预付款,为什么他们需要持续作业,如果四月开工种树是刚好的季节,那时RISD没有放假学生们可以来帮忙.....
直到开工前3天没有回复。我邮件取消了施工计划。
这是非常不成熟的行为。凯终于回复。我们需要谈谈。
当然。什么时候?我问。
事实上凯一直回避我。每天去学校接小孩我们都会碰到,但是最近都没有。
直到一天,她突然出现,虽然在没太阳的雨棚下面,她还是带着墨镜。
你还想继续这个事吗?她抱着双臂。
我从没说过不想啊!我觉得奇怪。做为一枚志愿者,帮忙的家长,怎么成我想不想了?
我们又一次约好在镇上星巴克见面。这次凯掏出一张支票。
5,000美元。
这下你高兴了(you happy now)?凯说。我丈夫的公司决定捐掉这些。
虽然嘴上没说,我心想什么叫我高兴了?
我解释自己临时访学,帮完忙就回国了。所以希望自己在的时候,尽量做完这件事。凯恍然的样子,说不知道我只是临时在这里。我也突然了解也许是帮忙过了头,被人觉得另有企图。
有钱能使鬼推磨。我们尽弃前嫌,高高兴兴的重新计划施工。开工只有等到六月底,学生放假以后的一周。北方气候凉爽,种树也可以。RISD学生们到时候放假不能过来了,也没太大关系.....
捐款的事,始终没有发生。


640.webp (8).jpg

640.webp (9).jpg

施工
以前在Cape工作时发现,做景观施工的很多都是老墨或者拉丁裔或者印第安血统的人。他们中间会有一个可以讲简单英语,然后用西班牙语或者葡萄牙语和其他人交流。第一天查尔斯派了三个人。他介绍会讲英语的和我认识。
现场都听她的安排,知道吗?查尔斯现在比较相信我了。
我们今天继续清理、移栽植物。之前请大家帮忙清了些杂草,保存了些草花,但只是冰山一角。这里各种草本木本花花草草长势旺盛,把园子盖的满满的,半点不露土不露根,放在国内的项目不知有多好。有的像狗牙根,有的像竹节草,还有狗尾巴草长半米高,我边清理边惋惜。


这边施工,另一边的彩色亚克力板还在和材料商讨价还价。最初去波士顿的一家公司,老板帮忙做了一个样,确定了主板及肋板的尺寸。但是他的报价太高了,做下来九千刀。学生们试图联系一家公司在加州,他们对这种小经费还要定制的生意完全不感兴趣。最后找到的店Canal Plastic在纽约唐人街。
这家店非常有名。朋友张海帮忙看材料的时候说。几乎纽约所有建筑师都知道他们。是华人开的喔。
为了造价,彩色板从27块减到19块。华晨刚好在汤姆办公室实习,抓他帮忙修改角度,从新定位高矮大小。和店老板的来往信件没有上百封至少几十封:
你好杰西卡。不好意思我们的尺寸减小了,请你再报个价。
不好意思杰西卡。肋板我们需要通长,请你再报个价。
打扰了杰西卡。为什么肋板比主板窄这么多价格却是主板的一半?
......
最早我们商量用半透板而且好不容易凑了些颜色,突然有一天张东提醒半透板光是穿过的怕是没法有投影。只好麻烦住在纽约的张海帮忙去店里亲眼查看。他买了彩色的不透明样板寄给我。
对不起杰西卡。我们需要把板全部换成不透明的。颜色和型号如下。谢谢你再报个价。
......
我和乔安娜轮翻邮件轰炸。乔开玩笑说,真是惊讶这个店主几个月下来还在理我们。

640.webp (10).jpg

640.webp (11).jpg

640.webp (12).jpg

640.webp (13).jpg


我们还纠结是不是在板上刻时间。设计的开始想的挺美,还做梦阴刻阳刻,询价要四千刀只好作罢。乔安娜的老公是做平面设计的,推荐使用户外粘胶聚酯。这时候上海办公室的牛宇轩在旁边,重新比较了大小、字体和位置。有一个RISD校友开的打印店可以做。我又约来报价。
600刀。
你好布瑞。我们这个项目造价很低。你觉得有没有可能控制在250刀?
我砍价本事明显见长。把价砍成这样都没脸红。
布瑞没有让我滚或者就此不理。知道我打算自己操作,把价格降到了250刀。他还在景观系的办公室操作演示,顺便把一个小板刷工具送给了我。

640.webp (14).jpg


现场不大不小的问题继续出现。

我们必须在19块板下预埋混凝土和螺栓,然后请查尔斯在周围铺好防根布及碎石。这就需要交叉施工。有一种叫sono tube的混凝土基础便宜好用,是在直径一尺左右的硬纸筒里直接倒快干混凝土,然后注水就成。这是艾米莉出的主意。比较其他施工方法,这个最好操作。孔墨刚好在附近实习,赶来帮忙。张东带着陈逸帆、华晨放线,挖了19个三尺深的坑。因为交叉作业,我们还要帮查尔斯的工人铺石子。连续三天的纯体力劳动,大家累的腰酸背痛。
种树的时候查尔斯突然说本来定的2大3小单杆桦树被苗圃当成了3小多杆的。一大早他打电话给附近6家苗圃,都说没有价格合适的单杆树。我禁不住想,系里老师亚当最近在他河边的项目里种了好多的单杆桦树,莫非都被他用完了?不知道他可不可以匀两颗小的给我?.....各种平衡后,三棵单杆桦树改成了两株red bud。这树开花将会极其艳丽,现在是冬天我尽量不想这个事情.....
对于并不完美的树形我也没多计较,这个价格不容易,更何况有国内掐头截肢树苗做参照。
完工后查尔斯非常高兴。他说最近在河边新买了房子,丹尼斯为他设计了花园。他一辈子非常满意,感觉老有所终。邀请我有空一定去他家玩,参观他的院子。最后希望我对他的工作满意。
640.webp (15).jpg
640.webp (16).jpg
640.webp (17).jpg
640.webp (18).jpg

亚克力板的安装需要在开学前完工。杰西卡说板的尺寸太大,他们不负责运输。我们没有皮卡。跑一趟纽约来回一天况且还要进城。这时乔安娜介绍了学生伊里厄帮忙,他来自纽约,经常往返于普村。
我非常愿意帮忙。伊里厄回信。不过请问板的尺寸,重量?
我告知。
我这周很忙。你们什么时候需要?
开学前一周。
我计算了一下板重,加上我自己的重量,已经超出我的车的负重。伊里厄又写信。我真的不是不愿意帮忙。
我重新计算了一下板重。告诉他算错了,不会超出车的负重。
开学前一周。
我忘记了这周我要做暑期的助教。伊里厄写信。真的是非常抱歉不能帮忙。
我决定自己去。
把车座拉平靠前,算一下尺寸可以勉强。
张东担心以我的车技开不进纽约市,自己带着牛宇轩进了城。


板拉回来码在车库里。
每次路过就开始揪心:怎么粘数字怎么粘肋板会不会不结实能不能立起来.....
多想不如多做。我颤颤巍巍的按照布瑞教的粘数字。从7:30到4:30共19块板。过分紧张马上就出了问题。不好意思再找布瑞打印,1歪掉0不圆,只好修修补补将就,最后叫练过大字、手稳的张东协作完成。
粘完时间粘肋板。竖着粘一条1/4”厚6尺长的肋板很要技术。该特殊胶水完全呈水体状,需要用针管注入1/4”粘胶处,不到半分钟立刻凝固。不过据说这胶超级结实。我们计划把每块板的护膜划出1/4”厚度,一个人“打针”,一个人放板,再着重物压住。我和张东坐在地下室边做工边聊天,美国的人工这么贵,想做点特殊的东西真不容易;又担心粘的不结实,后悔没用1/2”厚肋板。事实上后来暴风雨,的确是这里最脆弱最吃力。

640.webp (19).jpg


装板的时候陶睿已经返校。还有华晨、牛宇轩我们一起按计划上了螺丝。其中的胶皮垫片出乎意料的缺货。Home Depot我已经跑的很熟,以为什么都有。

没有。店员说。我们不卖这东西。
为什么不卖这东西?我火急火燎的,这是最后一天安装。是太便宜吗?
就是不会卖这东西。店员不知道怎么解释。你去沃尔玛看看。或者ACE。
跑到镇上ACE,热心的店员带我找到一个个小抽屉。
你看,这是不同型号的,这是不同材料的。
一颗心刚要落地,发现我要的型号只有5个....
你要几个?店员笑眯眯的。
40个。 
他去叫来另一个老店员。
我们永远不会进这么多这个东西。
又是这个东西。我心想。这东西怎么了不招人待见?
下次进货要两周之后,如果你等得及。他看我绝望,又补充:你也可以去其他镇上的ACE。
看看罗德岛ACE的连锁店分布图,我决定不行就跑一趟波士顿。幸好邻镇店里有一些,我又用了大一点型号的做了替换,总算凑齐。几趟跑下来店员看着我就微笑:
你真是很喜欢这东西。
对。我着迷着呢。

640.webp (20).jpg


维护
开学第一天皆大欢喜。校长表扬老师称赞家长惊艳。心里踏实渐渐忘记这事。
草又长出来了!校长写信。没有铺防草布吗?
铺啦。我奇怪。跑去查看。小草而已。
草长得太多了。凯又写信。校长已经非常担心了。
再次跑过去。天哪,一个月长成这样,要是国内的项目甲方该多么欢喜。下面的防草布挡都挡不住。
不好意思多说什么。每天放学过来拔草,草长的异常结实,有不明物方头大耳张牙舞爪,防根布下的根白花花密麻麻,茎还会木化......拔了两天又是腰酸背痛。
咨询多方建议。大家一致表示别无他法,人工除草一年后,大概可以见效。
好在冬天到了......


亲手修一个园子对我是一个诱惑。这个过程可以真正帮我理解工艺、材料、技术,以及当地社区的文化。Christo Claude 曾经说他最享受的每个项目是和当地政治文化的斗争过程。说实话我希望自己可以但是从来没有过同感——这个过程常常让人精疲力尽。但是不得不承认,正是这种“斗争”让设计更具挑战性,这种挑战才让设计更具诱惑性,这种诱惑会让人乐此不疲、好了伤疤忘了疼。我希望回国以后有机会亲手修下一个园子。


对了还有日冕的关键,那根要投影的柱子。根据计算需要至少12尺高才可以在最远的板上有投射。跑到木头店发现这么高的防腐木都是方的而且粗糙难看;玛莎的老公是木匠,介绍一家专业店,但要想把方木头削圆需要600刀。直到有一天在街上发现路牌用的打孔镀锌方钢,粗细合适,既有工业粗糙感又不失精致,网上还介绍怎样自己安装。后来我们把喂鸟的笼子挂在上面,迄今为止这里最为结实。
虽然啰嗦还是想记录下来这次机遇。
仅供茶余饭后消遣或日后翻看自娱。

640.webp (21).jpg

640.webp (22).jpg

640.webp (23).jpg


  相关推荐

资 讯 概 况
  • 手机扫码分享
   |   沪ICP备09094079号-30   |     沪公网安备 31011002000571号   |     工商亮照